Don’t Dream It’s Over

Crowed House -「Don’t Dream It’s Over」,可能是80年代歌曲中最令我难以忘怀的副歌旋律之一。

1985年,一伙假装是澳洲人的新西兰小伙成立了一个摇滚乐队,叫Crowded House (挤屋合唱团/斗室乐队)。「Don’t Dream It’s Over」于次年发行,一举夺下美国Billboard榜单第二名。

小时候不懂英文,就知道Dream是做梦的意思,配合这首慢摇旋律里有点儿悬空的飘渺,听起来总不禁让人觉着梦境横生,即「白日做梦」。于是没事就喜欢哼哼两句「Hey now, hey now」,也不懂后面「Don’t Dream It’s Over」指的是什么。

后来长大出息了,会看点儿英文了,发白日梦的日子也越来越少,某一天我突然开始怀念起这首歌。起初我尝试直接翻译,「一切都结束了,他妈的即使是在梦里」,「他妈的」是我特意加进去的,因为我对突然发现这是一首如此负能量的劲歌丧曲感到失望。会英语,严重不靠谱。

但很快我就发现,这首歌的乐趣就在于「Don’t Dream」与「It’s Over」之间没有逗号。同时,约翰列侬1970年「God」的最后一句「You’ll just have to carry on. The dream is over」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情境参照物,「梦想结束」的概念瞬间扭转,变成了「不要放弃梦想,努力改变世界」,我又对英语充满希望了。

于是每个听过这首歌并喜欢它的人很自然地开始赋予他们心中对于这首歌的形象。Paul Young(保罗‧杨)与Sixpence None The Richer (啷当六便士合唱团)都对这首歌有过经典的演绎,你会发现同样的旋律却各自有着全然不同的诠释。

乐队主唱兼作词人Neil Finn曾经说这首歌实际上是他和他老婆吵架后写出来的,但他也说,「On the one hand feeling kind of lost, and on the other hand sort of urging myself on: Don’t dream it’s over」,所以给人一种「既失落,又想激励自己」的感觉。另外,「霍比特人」片尾曲「Song of the Lonely Mountain」也是出自Neil Finn。

考古学家曾认为音乐起源于语言,因为他们从来没找到原始人留下来的乐谱。但人类学家表示不服,他们说非洲部落连语言体系都没有却会敲锣打鼓,所以语言应该起源于音乐。但也许这样理解更好,如果把旋律和歌词看成计算机语言的0和1,那么当二者交互作用形成的这个难以名状的整体系统就是音乐。从这个角度看音乐真的是很高级,像极了量子纠缠,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音乐充满了力量,因为说到底人们追求它给我们带来情感上的共鸣。至少于我个人而言,即使意志沉沦,只消这一曲春梦了无恒便总能振作起来。

这首歌的大流行背景也同样有着这种比「0」和「1」明显更为复杂高级的「纠缠态」,所以人们绝望时听它,失恋时听它,甚至苏联解体时也听它。我最近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去年Netflix上映的《全裸导演》,剧中公司小伙伴筹集了八十万美金为导演签下认罪协议,当村西透的扮演者山田孝之缓缓走出夏威夷监狱时,豁然开朗的画面下渐出的正是这首穿越时光的旋律。所谓「经典」,既是许多人心中永恒的悬疑,也总能出乎意料的与时俱进。

「Don’t Dream It’s Over」到底该作何理解可能涉及复杂高深的量子力学,好在如今搜索引擎还是挺方便的。百度把它翻译成「别做梦,都结束了」,而港澳地区则有人把它译成「夢想不滅」。


其实写这篇文章,完全是因为突然看到被传了之前加入的光盐群每周荐歌活动的接力棒,这个群的氛围还算不错,虽然也没什么时间闲聊,但分享的内容质量都很高。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荐歌活动,我也不会发现原来Crowed House在今年四月举行了一场对抗疫情的线上音乐会,若果也不会出现下面这个个人译制版了。

2020 Live from home, for the “Music From The Front Line” benefit concert in Australia / NZ

There is freedom within, there is freedom without
(人生而自由,天地也无常)
Try to catch the deluge in a paper cup
(所以灾难注定爆发,冰冷高墙终会倒下)
There’s a battle ahead, many battles are lost
(前方仍有一场恶战,纵使我曾败绩累累)
But you’ll never see the end of the road While you’re travelling with me
(但你我同游便一定能坚持到底)
Hey now, hey now
(现在此刻)
Don’t dream it’s over
(不要放弃你的信念)
Hey now, hey now
(任何时刻)
When the world comes in
(现实总是很残酷)
They come, they come
(当这样的世界来临)
To build a wall between us
(在你我之间筑起一道墙)
We know they won’t win
(我们也知道胜利终归这里)

Now I’m towing my car, there’s a hole in the roof
(拖着那顶上还有破洞的车)
My possessions are causing me suspicion but there’s no proof
(虚幻的物质和财富令人起疑 苦无证据)
In the paper today tales of war and of waste But you turn right over to the t.v. page
(今天的报纸满是报道战争和伤亡 但你却偏偏就翻到影视版)
Hey now, hey now
(嘿 听我说)
Don’t dream it’s over
(不要放弃梦想)
Hey now, hey now
(此时此刻)
When the world comes in
(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They come, they come
(风雨欲来)
To build a wall between us
(高墙耸立)
We know they won’t win
(谁也不能令我们将胜利拱手相让)

Now I’m walking again to the beat of a drum
(我终于再次循着鼓声走向战场)
And I’m counting the steps to the door of your heart
(用尽力气一步步走向心中的终站)
Only shadows ahead barely clearing the roof
(只见阴影缠绕勉强露出屋顶)
Get to know the feeling of liberation and relief
(唯有如此才能体会真正的释放与解脱)

Hey now, hey now
(嘿 听我说)
Don’t dream it’s over
(不要放弃梦想)
Hey now, hey now
(此时此刻)
When the world comes in
(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They come, they come
(山雨欲来风满楼)
To build a wall between us
(斑驳老墙几时休)
Don’t ever let them win
(不放弃 荣光便终归这里)

What happens in Wuhan stays in Wuhan

最近因瘟疫而产生的各种争执可谓多如牛氓,沸沸扬扬。其中,就争执病毒名称该不该叫做“武汉肺炎”可谓闹得不可开交。要解决分歧,首先咱得理解分歧在哪儿。这个问题,其实包含了几个不同层面的诉求和争执,“武汉肺炎是不是一种歧视”,“肺炎的发源地归属”,还有“禁止称呼武汉肺炎得用学术名词”。复杂的一比。

要搞清楚“武汉肺炎”是不是一种歧视,不如先来看看历史上的病毒家族。马堡出血热病毒,爆发于1967年的德国马堡;伊波拉病毒,最早爆发于1976年的刚果伊波拉河流村落;日本脑炎,于1934年在日本首次发现;亨德拉病毒,于1994年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郊区的亨德拉的赛马场爆发;立百病毒,于1999年在马来西亚北部立百新村的猪农间爆发;中东呼吸综合征,在2012年中东地区首次爆发;就连2015年中南美洲大爆发的寨卡病毒,也是早在1947年在乌干达的寨卡森林里的猴子分离出来的。诸如此类,1918西班牙流感、1968年香港流感、2003年福建流感,无不是于病毒首次被发现或爆发的地点有关。可见以疾病爆发地来命名一个疾病,一直是医学界的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而已。那么,这种命名传统是否很恶俗很歧视,充满了对属地的偏见,和所谓不知道哪里来的偏见呢?

恐怕根本连一点点歧视的意味都没有。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让人们纪念当初瘟疫爆发的地点,去反思,去铭记教训。这他妈分明是件特别沉重的事儿,怎么就和歧视沾边了呢。有人会因为日本脑炎,就觉得日本人都是脑残吗?有吗?没有。有人会因为德国麻疹,就歧视德国人吗?有吗?不曾有吧。有人会因为香港脚,就歧视全香港人的脚丫子吗?有吗?

这个,可能还真有,有且仅被中国人歧视。毕竟真菌感染只喜欢盘踞在暖湿的南方,没能冲出国门走向亚洲,老外至今还不知道香港脚是什么,他们可能以为,这是Kung-Fu。

至于禁止称呼“武汉肺炎”而改用学术名词,若然如此,西班牙大流感应该立刻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从历史中抹去,改称“1918H1N1”;香港流感应该叫“1968H3N2”;福建流感应该叫“H3N2+H5N1”;亨德拉病毒叫“1994HeV”;立百病毒叫“1999NiV”;马堡病毒由于也许受到生物界的冷落,没有一个现代感十足的名字,但也仍然坐拥“维多利亚湖马堡病毒属丝状科单股反链病毒”这么一个霸道的名字。总之,谁要是不喊学名,要么是傲慢与偏见,要么就是不学无术。

那么,“发源地归属”重要吗?马堡出血热病毒,来源于乌干达品种为Cercopithecus aethiops的一批实验猴,德国科学家为了研制小儿麻痹症的疫苗进口了这批带着病毒的猴子而不幸中招,应该改叫“乌干达猴子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目前普遍被认为来源于骆驼,看来应该改名叫“骆驼病毒”;伊波拉病毒,被认为最可能的宿主是果蝠,那就叫“果蝠病毒”好了;日本脑炎显然配得上“蚊子病毒”的桂冠,但是先来后到,登革热表示不服;亨德拉病毒曾一度真的被称为“马科麻疹病毒”,后来还是被重新命名为亨德拉病毒了,未解之谜。立百病毒宿主是果蝠,却和亨德拉病毒高度同源,果蝠与马顿时面面相覷;对了,“武汉肺炎”据说也是果蝠,果蝠突然感到忧从中来,肩上的担子霎时重了二百斤;事实上,大多数病毒现世的时间,已历数十年百年千年乃至万年,人类对病毒的探索之旅可谓况日已久,但大概还算是襁褓阶段。那么根据物种起源与大陆板块漂移学说,我看干脆都叫“非洲病毒”一了百了。只要晓之以理,聪慧明达的非裔世卫总干事谭德赛,是不会不答应的。又或者,还是咱们中国的叫法简单粗暴,禽流感、猪流感,差不多等于“鸟鸟病毒”,“猪猪病毒”的意思了。看来通俗好记,才是硬道理。

但是必须强调,中国政府既然规定大家不能叫“武汉肺炎”,得叫“新型冠状病毒”,那咱在中国就绝不叫它“武汉肺炎”。道理很简单,入乡随俗,客随主便。中国人去一美国餐厅吃饭,结账不给小费,可以吗?可以,如果受人白眼于你如浮云。内地开车靠左行驶,到了港澳得换成靠右,真不爽,不靠右成吗?也可以,如果车毁人亡于你如浮云。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公共厕所禁止冲凉,鼎泰丰点不了麦当劳。你问我为什么?四个字,政府规定。如果你仍就将信将疑,我只能相信,你一定很无耻。

我喜欢无耻,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天,公共厕所必须要求饭前便后要洗澡,鼎泰丰会用大数据扫描我吃麦当劳的频率来给我打折,一个无耻而又充满善意的世界。可在残酷的现实里,他们都各管各的,各自着冷漠。好像不在属地就不受控制,Fucking simple as that.

所以,再次提醒小伙伴们,在中国请记得改口叫“新型冠状病毒”,既然人家把这当政府规定,那么这就是最基本的尊重。但是咱也必须知道,在中国以外的世界,各人走各路,各人说各话,各人也做各事。

何谓令外守己之制,而不令己守外之制耶,岂非霸道,可乎?

中国的年轻人,总是苦大仇深,似乎天生使命召唤,或是和这个世界有着深深的误会。要不然,是不是“被误会”了(misunderstood to misunderstand)?要知道世界上不是只有两种人。不是这个“群体”认定的就是正常人,跟“群体”意见不合就要扣顶帽子。不吃麦当劳,就很Anti-America吗?但是又他妈很喜欢喝可乐,怎么办。不爱吃生鱼片,就算反日了吗?但是又好喜欢吃拉面,怎么办。这人如果是你,不如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办,这社会会把你分成哪种人?然后,一分手女朋友就能把男友归为渣男,一辞职老板就可以说下属是个傻逼,一没钱民众就能怪政府无能。这种逻辑完全不需要思考,又快又有立场。你批评我写文章很烂,我就说你不懂文学。简单好用,不是么?

将此世界一分为二者,乃畏君知世有数种者。故凡不认同者,皆归恶类。因为这样玩,就比较方便拉拢你,操纵你。

“武汉肺炎”只是一个代号,这个代号是对中国人的警示,也是对全人类的警世。所以这不是要不要改名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忘记的问题。几十年后,子子孙孙来到武汉,他们会以一种很敬畏的心,来纪念说这个地方曾经有过一批英雄为人类而战,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如果后世能真正铭记教训,叫什么名字都无所谓。但如果人们是健忘的,又或者,政治遮羞促成的换代号是让人更容易忘记,那还是别改“武汉肺炎”这个叫法了,这就是以地名来命名疾病的好处和善意。

说到底人们还是应该多一点坦然。What happens in Wuhan, stays in Wuhan.

Slow is smooth, smooth is fast

There’s a saying “slow is smooth, smooth is fast.” Those who react quickly without thought will make mistakes. In the span of a week, the market went from all-time highs to a full panic.

Slow is smooth, smooth is fast. A saying that originated in the US military, we can also called it “慢则顺,顺则稳” or maybe kind of “欲速则不达”. It has a core concept that applies to a wide variety of situations. The idea is that when we rush and try to do something quickly, we will find ourselves becoming “all-thumbs,” fumbling, making mistakes and the end result is inferior and slower than if we had not rushed at all.

China Pyramid | “Little Pink”

Little Pink became the designation for this group of nationalists.

The name became widely attached to young nationalists in China through a series of mass campaigns on overseas social media such as Facebook, Instagram and Twitter, which are all officially blocked on the mainland.

The origin of this epithet is as problematic as its popular usage. Most importantly, the majority of Little Pink are not female — and they rarely discuss politics. Attaching a gendered label onto a group of mostly male cyber-nationalists, then, appears to be more than a case of simple mistaken identity. Unlike the widespread notions of Little Pink as a real cyber-movement, analysis finds that Little Pink is a manufactured, mythologized label that was deployed by other cyber groups to challenge and rebuke nationalistic visions.

The China pyramid in my eyes

How many Little Pink out there? Hmm, even monkeys can do math.

(10 Million + 1.3 Billion) * 30% = Approx. 393 Million, Oh shit…

Hold On, Wuhan

“Hold On” – Tom Waits – 1999

They hung a sign up in out town / 有人在我們鎮上豎起一塊牌子
‘if you live it up, you won’t live it down’ / 「若盡情享受 將永不遺忘」
So, she left Monte Rio, son / 於是她離開了蒙特里歐 孩子
Just like a bullet leaves a gun / 就像顆子彈離開槍膛
With charcoal eyes and Monroe hips / 深灰色雙眼和夢露般的臀部
She went and took that California trip / 她走了 踏上加州之旅
Well, the moon was gold, her Hair like wind / 那晚月亮如金 她髮似如風
She said don’t look back now just Come on Jim / 她說「別回頭 只管向前 吉姆」

Oh you got to Hold on, Hold on / 噢 你得堅持住 堅持住
You got to hold on / 你得堅持住
Take my hand, I’m standing right here / 握著我的手 我就站在這
You gotta hold on / 你得堅持住

Well, he gave her a dimestore watch / 他曾給她一條廉價手錶
And a ring made from a spoon / 和一枚用勾子打造的戒指
Everyone is looking for someone to blame / 每個人都在尋找替罪羊
But you share my bed, you share my name / 當你與我同眠 你便與我同姓

Well, go ahead and call the cops / 盡管向前走 打給911
You don’t meet nice girls in coffee shops / 在咖啡館沒遇到好女孩
She said baby,I still love you / 她說  「寶貝 我仍愛著你
Sometimes there’s nothin left to do / 沒剩下什麼能去做的」

Oh you got to Hold on, Hold on / 噢 你得堅持住 堅持住
You got to hold on / 你得堅持住
Take my hand, I’m standing right here / 握著我的手 我就站在這
You gotta hold on / 你得堅持住

Well, God bless your crooked little heart / 願上帝保佑你那小小乖戾的心
St. Louis got the best of me / 在聖路易市全勝期的我
I miss your broken-china voice / 懷念你如碎瓷般的聲音

How I wish you were still here with me / 多希望你仍陪伴在我身邊
Well, you build it up,you wreck it down / 期望越大 失望越大
You burn your mansion to the ground / 燒毀你的大廈坍倒地面

When there’s nothing left to keep you here / 這已經沒什麼能讓你留下
When You’re falling behind in this Big blue world / 當你被這大大憂鬱世界所棄

Oh you got to Hold on, Hold on / 噢 你得堅持住 堅持住
You got to hold on / 你得堅持住
Take my hand, I’m standing right here / 握著我的手 我就站在這
You gotta hold on / 你得堅持住

Down by the Riverside motel, / 在河畔旅館旁
It’s 10 below and falling By a 99 cent store / 零下10度漸漸冷的天氣 在商家前
she closed her eyes And started swaying / 她閉上眼開始搖擺
But it’s so hard to dance that way / 這樣子很難跳舞
When it’s cold and there’s no music / 因為天氣如此冷且無音樂
Well your old hometown is so far away / 你的老家鄉是如此遙遠
But, inside your head there’s a record / 但腦子裡滿是記憶

That’s playing / 這是個遊戲
A song called Hold on, hold on / 歌名叫「堅持住吧!」堅持

You really got to hold on / 真得要堅持住
Take my hand, I’m standing right here / 握著我的手 我就站在這
And just hold on / 堅持下去

非典型性暴力

友人问我,说咱来聊点轻松的话题吧,我说好。结果他问了一个并不轻松的话题,“你父母教了些什么让你受益匪浅?”。千古之谜。

我受父亲影响极深,我爹是一名无业游民,除了年轻的时候是个市里棋院的棋士,插科打诨打牌下棋,其他无一是处,虽然他从不这么觉得。我娘没什么文化知识,除了生得好看和没把我生得好看外,常年在外闯荡营生,谁让他摊上了我那么个没用的爹?虽然她从不这么觉得。在我成人之前,我与家庭有着很深层次的冲突和矛盾,一方面,我难以接受我爹对我近乎酷刑般的严厉,另一方面,我难以面对我娘常年不在时我那些成长的烦恼。当然,我把这主要的责任都怪罪我爹。

记忆中我备受欺辱,挨打无数,大部分是冤枉,小部分是活该。我爹因为参过军,实战经验丰富且行动敏捷,我时常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被扇了六七个大嘴巴子了。直到此刻,我仍然缺乏与其对视的勇气。最难忘的挨打应该是在千禧年的春节,大年三十冯巩正说着相声,我瘫软沙发专心致致的看着电视,这时我爹突然让我出去把垃圾倒了,未果,我爹又语带威胁地重复了一遍。我不可能这么轻易向强权低头,所以我还是岿然不动。于是他把身子堵到电视前企图将冲突升级,不耐烦地一回手,我把他端着的簸萁给打翻,紧跟其后我已被一脚踢飞,重摔在地,突然一阵阵鼓掌与夸张的大笑从电视机传来。莫大的耻辱占满心田,悲愤的泪水流过脸颊,我抄起垃圾夺门而去。大年三十,我手拿垃圾走过喜气洋洋的人群,美丽的烟花燃起,与我那悲愤绝望的灵魂交相辉映。倒完垃圾,不禁扪心自问,为何我有一个这样残暴的爹,为何我有一个这样悲惨的童年,又为何电视机里笑得这么厉害,冯巩都说了些什么?此时,我爹从远处出现,骑着自行车飞驰而来。他帅极了,像极了亚瑟王的圆桌骑士,又像是铁木辛哥的哥萨克马兵,身后一阵阵烟花仿佛为他独自绽放。转瞬就到了我眼前,于是我再次被踢飞,我爹显然只具备了骁勇而无风度。看热闹的人群围了上来,钟声响起一阵烟花直冲云霄,我知道,2000年到了。
虽然小时候,我所有的心思都在琢磨怎么做一名招人喜欢的的孩子,然而我始终无法做个好学生,也自始至终脱离不了我爹的毒打,不畏强权的精神也由此引致我们所有层面的抵制和冲突。仅有一次,我爹的棋友老王,带着他的儿子小王串门拜访,顺便切磋交流。小王小我三岁,生得机灵乖巧,一副人见人爱的模样。于是我爹为了给老王一个下马威,威胁我让我教小王玩国际象棋,一来小朋友们可增加互动增进友谊,二来要是我爹那儿要是遭遇了滑铁卢,我这儿还能给他挽回面子。小王果然不曾玩过国际象棋,开心地捧着头听着我讲解规则。我爹心想,稳了。然而,情势急转直下,生得机灵乖巧,一副人见人爱模样的小王,很快把我杀得片甲不留,投子认输后我开心地咯咯大笑。这一笑逗得小王也大笑,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傻子输了还这么开心。老王和小王带着两胜的成绩离开寒舍后,我爹田忌赛马的面子工程也宣告流产。他若有所思地又略带丧气地对我说,“王叔叔的孩子今天是第一次学棋,我晓得你是故意输的。不过你倒真的天生豁达,你和我真的不一样”,我不解爹为何没有毒打我一顿,这已足够让我出乎意料又喜出望外了。很多年以后,小王已成国手,位列职业七段。所以我爹当年没想明白一件事,那天下棋,我是真他妈下不过他。

从小到大我都是班级的垫底,对此我曾困惑并试图努力,但我始终无法克服懒惰贪玩的本性。这没有为什么,只因我希望获得一个更快乐的童年。于是我浑浑噩噩地长大,心有余戚地与我那个武艺高强的爹做抗争。他不曾阻止过我在不成大事便出大事的路上飞奔,却永恒而精准地在事后扮演着我肉体和灵魂的梦魇,直到十七岁的那个下午。

高一那年,我爹终于向我投诚,他表示,面对一位发育成熟日渐精壮的男子,早已有心无力。他告诉我,从今开始,再也不会与我发生冲突械斗了。我隐隐地觉得,我该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半晌,老爷子翻着报纸,询问了最近一次月考的成绩,便不再发问。我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冷落大感五味杂陈,于是我问他,“老爸,假如我考不上大学怎么办?”,他在报纸后平静地说,“考不上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考虑吧”,我一向痛恨他这种语带轻蔑不负责任的回答,追问,“那我要真考不上,找不到工作你们没意见吗!”。他放下报纸,我下意识地挺身防备,他看起来很认真地想了一想说,“你有手有脚,已经过得比很多人好,只要你愿意,去超市扛个鸡蛋也是份工作。”,我一时语塞又顿觉胸口说不出的难受,巨大的耻辱油然而生,他又补充,“只要你干什么都努力认真去做了,就算是抗鸡蛋,我们也不会看不起你,自己考虑考虑吧!”,说完他又翻起了报纸。我只记得,空气凝寂地只有报纸沙沙的声音,时钟咔咔的读秒,和报纸后那轻轻地一声叹息,在这一刻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一人,我很难受。我很难受,那巨大的耻辱又渐渐变为悔恨。那天晚上我没睡着,天亮时我的眼睛有点儿红。

那一天,我走下了一场擂台,失去了一个对手,也换了一种活法。我开始勤学好问,积极向好,我的恩师留意到了这些转变,决定利用课余时帮我补习。寄宿学校,除了吃饭睡觉,我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学习,半年,我从最后一名,变成中等偏下,那一年我也没有给自己放寒假,虽然我要补的课程实在太多,但我没有觉得很痛苦,因为我开始尝到努力的收获,我也清楚我早就没得输了。高二上半年,我已名列前茅,高二下半年,我已能保持全校前十。老师和同学都很惊讶,而奇怪的是我和我爹都没有对此表达出半点激烈的情绪。我还在努力,高考前夕,我找我爹,“老爸,你可以不用担心我考不上大学了”,我爹回答,“我不,你担心吗?”,我有点不甘,“那些一直很优秀的同学才担心会发挥不好,我倒没什么担心的。但是假如,我是说假如,我考上大学,以后还是找不到工作怎么办?”。我爹好像第一次笑,总之那种奇怪的笑容很少,“只要你真的认真努力,就算扛鸡蛋我们也不会笑话你的”。那年我十八岁,我学会了与我爹和解,也开始学会和自己和解。

说起来,我的父母并没有刻意的培养我做些什么,或是刻意教我什么做人的道理。他们只是在默默地做着他们自己喜欢的事,爱着他们自己应该好好爱的人,让我明白捅了篓子必须挨揍,和让我学会坐要定挨打要站直,除此之外,甚少管我。然后,在那个正确的时间,我的父亲,用一个谁都没想到的方法,让我彻悟。我彻悟,他并非旨在用十几年的时间摧毁我的自尊,而是在我的自尊消失殆尽时,把那根棒交到我手上,那根棒的名字,叫“选择”

我的懒惰与豁达,是天生性格,我仍在与之斗争。我的坚韧和进取,算后天锤炼,对此我倍觉感激。时至今日,爹娘都很慈祥,尤其是我爹,这让我仍然很不适应,为此,我常借机向其寻衅滋事,甚至期待,他还能有力气把我揍成2000年的样子。2000年,我的老二已经学会了勃起,看到学校有人打架也知道躲远点别被拍着。除此之外,我还记得那年发生了好多奇怪的事情,可如今能够勉强回忆起来的也只剩下一些支离破碎似是而非的声音与味道。但我还是很好奇,那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到底冯巩特么说了些啥。

管教大省浙江

后记,淘宝上搜了一下,目前只有二十一家商铺在卖管教杖(试过搜索管教尺、训诫尺等),成交总件数区区108。虽然还有一些来自于成人用品商店的统计缺口,但怎么看都还是太可疑了。杖打和责备能加赠智慧,放纵的儿子使母亲羞愧。祝福你们,十八年后的一百零八条好汉。

2018 人生的意义

一年之中最能名正言顺地解释自己的日子又悄无声息地到来了,二零一八年过去了,三分之一忙碌而惰怠,三分之一自由而不羁,剩下的那三分之一平和而充实,算是活成了三截,每一段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旋律,每一段都还能让我想起那些温柔的人们,除却那些不愉快的,这一年依然令我怀念。

1/3

我感觉今年过得特别快,仗着为数不多的豪情万丈,在职业生涯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借着聊胜于无的胸中点墨,在纷乱人事的斡旋中运筹帷幄。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平淡无奇的人生仿佛终于靠谱了起来。这差不多就是我这一年第一段三分之一,就跟拍电影一样,势如破竹,杀敌人一千,自损八百。势如破竹也可以用来形容过山车,呼啸着冲顶呼啸着下来。如此,我只能这么告诉自己,平淡无奇的日子,又特么来了。

老实说,我总是不能理解过山车之于人们那似是而非的巨大吸引力,这种花钱买罪受的消费行为至今仍然是我有限人生体验中的梦魇之一,令人发指。我总在静静等待一则新闻,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台过山车终于把某些人们的屎尿给甩了出来,那将是一副怎样的画面。可我转念一想,也许从生物学角度来看,排泄与荷尔蒙释放的机制可以不谋而合。我不禁开始有点儿理解为什么这项恐怖娱乐得以存续至今,引得无数江湖儿女竞折腰了。还好,我从小就学会了怎么排泄多余的荷尔蒙,我有的选。

但人生总是那么不太好选,当你扣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惴惴不安又小鹿乱撞时,轨道就启动了。周遭的风景开始映入眼帘,和煦的清风徐徐吹来,人们开始了对人生旅途无限的遐想与对旅途终点的美好的向往,鸟语花香。有那么一刻,靠着惯性,上到最顶点时,列车会变得特别慢,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人们觉得离温暖的太阳好近,天空伸手可触那么的蔚蓝,好幸福。

然而、不过、终究,在一阵天旋地转,血压飙升和小儿麻痹之后,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总还是会有那么些人喜欢这份刺激的,这些人一定会成为崔健的歌迷,像是一场风雨吹打着我的脸。可前方没完没了的生活还在等着你呢,这是没完没了的坡,没完没了的美好,和没完没了的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直到有那么一刻,尘埃落地,列车靠站,人们搀扶依偎着缓缓爬出车厢,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当天边抹去最后一缕夕阳,活着的感觉更加清晰,好幸福。

有时候会看见,女孩们擦去嘴边的鼻涕口水,搂着惊魂未定的男友,撒娇的说:“你陪我嘛,再坐一次”。据我观察,女人普遍喜欢失控的感觉,男人普遍喜欢掌控的感觉,我曾对此试图这么解释。然而事实上,这些男孩压根儿没法拒绝下一场被安排。被安排,继而安排身边的人接受再安排,专注安排一百年。这简直是一场人造的灾难,一起蓄谋已久的计划,一种因果业力的循环,一条条安排与被安排的食物链拔地而起。历史的车轮要真这么一直转下去,人类可是会被迫喜欢上失控的感觉的,这一点大家似乎都没的选。

虽然列车的终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但那种悬崖勒马的幸福,也足够称得上发自内心的美好了。这么一说,过山车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反而像是一场幸福之旅。一想到最近几年变得越来越会安慰自己,我感到很欣慰。

2/3

这种自我安慰在我这一年中段的三分之一处体现得淋漓尽致,比如感情。在从年初一阵紧密的体力和脑力劳动解放出来后,我的荷尔蒙获得了空前的释放。忙碌谋生和团结女性差不多形成了我的一个闭循环,或者说是个综合症,很多人都有这个病,临床上具体表现为,忙碌谋生,再团结女性,再忙碌谋生,再团结女性,循环往复。二者相对独立,却紧密联系,井然有序,而又生生不息。在我看来,这差不多就属於一种轮回了。

我试图团结的第一位女性,是一位多年不见的同学。她知书达理,温文尔雅,一副从来不会被冲动所控制的模样,传说中的禁欲系。欧洲的一次同行催化了情愫,对此,我罕见的,打破了不找熟人下手和不搞异地恋的规矩,可见我的确是长了一颗人心,因为人心是善变的。在一个唯一的晚上,我们依偎着同塌而眠,深情拥吻。我的手触碰到了她的胸,那是像天鹅绒一般的柔软。不知为何,我感觉到她皮肤的温度越来越烫,她伸手向下,在我最私密的地方摸索探寻,我很有礼貌的向她回应。可是未等空气凝结,理智在这一刻重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伸手让她停下,告诉她不急,岁月长,衣襟短,大家慢慢来。我心想,这种纯真的感觉太稀有了!也不知道那晚她是否是悻悻得睡去,独留我在黑夜中暗自兴奋,我只知道写到这里,我还真特么是个傻逼。她比我急啊!

历史告诉我,事物的起因与结果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就像时间与空间把我们拉近,也拉远。短短数月,果然无疾而终。好在,升华不了的友谊仍然重归友谊,这多少让我感到欣慰。只是至今,我依然分不清禁欲系和欲女的区别,我也依然摸不清她心中的柔软。但一想到她的胸很柔软,还是不免捶胸顿足,嗟悔可惜。柏拉图,严重不靠谱。

于是我很快便成功团结了第二位女性,是一位多年不见的同事。她飞扬跋扈,活泼乖张,一副投机取巧瞎话张嘴就来的模样,我觉得她是个欲女。一言以蔽之,这是一次不以正经关系为目的的耍流氓,一场彻底走向柏拉图对立面的抵抗运动。而对于这段两情相悦却周期更短的关系,我很快乐,它真实而教我深思。现在流行一个词叫“撩”,这显然是顺应时代进步由“拍婆”、“泡妞”、“沟女”演化而生的进阶版,“拍”字透露着一股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男权女卑的原始霸道,“泡”字像是总得去咖啡厅或酒吧消费带着一股浓重的改革开放色彩,更别提广东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持续使用的“沟”字了,这词很下流。这么一比较,“撩”来得轻盈动感多了,“撩妹撩姐撩汉子”,男女平等民主自由,而且这个词特别适合不想找个固定伴侣的概念。撩完后不是抓着不放,特别迎合共享经济的浪潮。现如今,小哥哥,小姐姐满天飞,大叔已经严重不吃香了,尤其是那些不帅的大叔们,我很忧伤。抹泪一想,也许因祸得福,还能借此获得另一个好藉口:也没想找个固定的伴,就是撩呗。对于能够再一次清醒客观的区分撩、泡、沟,和正经感情的分别,我倍感欣慰,意义重大。

作为一名机能正常的哺乳动物,我一直在为找个伴而努力,但究其种种显然直至如今还是失败了,我问自己为什么?因为我的要求很高!这绝对是个好借口,恩,让我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3/3

在这一年的后一段里,我短暂脱离了忙碌谋生与团结女性的闭循环。在获得了大量闲赋在家时间的同时,我完成了个人年度GDP的目标,还顺利成了一名SOHO人士,保证自己能活下来,还活得很好,虽然我一直幻想能领一次低保。总之,我活得很好。

我开始看书,首先看的是黑格尔,这对于我理解男女关系上大有裨益,有人戏弄地把“主奴辩证法”套用在情侣关系上。“主人主宰了奴隶的命运,但是奴隶却对他的主人了如指掌。”,翻译成白话就是你控制了我的身心,我却看穿了你的灵魂,这其实就是句废话,但它却让我豁然开朗了。该怎么活怎么活,管你游手好闲还是努力工作,为爱痴狂还是形单影只,都不过是一种生活,怎么活都行,谁特么在乎呢?太在乎,就成了奴隶。由此我对奴隶话题开始产生兴趣,我读起了《古希腊史》,赫拉克利特的名言让我印象深刻,“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换句话讲踏进河里的不会是同一只脚,万物如此,人又怎么例外。放在一段将要结束的关系里,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更不必说。可是古希腊的哲学家们太深奥了,我不得不半路放弃而转攻写实历史。当我酣畅淋漓趁热打铁地读完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美贸易战差不多也粉墨登场了,修昔底德陷阱终于在修昔底德两千多年的怨念和全人类的共同业力下,不可避免的再次爆发了,连理发店的小哥和超市的叔叔阿姨们,也热火朝天得讨论起贸易战,这让我很惭愧。为了能紧跟步伐,我开始读乔良二十年前写的《超限战》,还新买了一本英文版的《百年马拉松》。马拉松这本书其实是有中文版的,从台湾寄来耗时稍长些,听说翻译的还特别好。但我一想,我可能不装逼会死。

小半年光景,零零总总应该已看完了八九本书,按往年阅读增长量来说,可谓飞跃。我开始大量地浏览时政新闻和关注文人墨士,李锡锟、曾仕强、梁宏达、马未都、李永乐、陈丹青、吴明德,等等等等,深深沉迷,无法自拔。感谢这些人极大的充实了我的精神世界,使我原本贫瘠匮乏的精神沙漠不至于彻底干涸,充实而平和。是的,我活得很好。

为了能与欣欣向荣的精神世界齐头并进,我破天荒开始锻炼,每天四公里以上的慢跑加一周三次以上的一公里游泳,四个月不间断的减去了十斤。这太励志了,因为自从一口气把自己吃成胖子以后,不断叫嚣减肥与不断增重发福之间的矛盾成为了我过去几年间的主要矛盾,这极大的限制了我解决单身问题的广大受众市场,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当然,偶尔也有一起发福的小伙伴给我带来安慰,但我对此均嗤之以鼻。我不信,我要证明给他们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野百合也有春天。没错,我活得很好。

在我勤学向问,文体开花的同时,身边的小伙伴们仍然、正在,并将长期扮演我精神世界的大姨妈,我很欣慰。资本小鳄徐沐白同志,依然徜徉在金钱的海洋中无法自拔,力挽狂澜披荆斩棘,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举目皆白,也算是对得起这个浑名了。偶尔,徐沐白也对自己心中遥遥无期的乌托邦不禁感到悲从中来,我对这种忧患意识报以深深的赞赏,在给他留下一段增广贤文后,他哭了。我想他也许这辈子都离不开我了,事了拂衣去。沪宁小生汪若海同志,换了工作开始走向升职加薪,但我知道迎娶白富美才是他的终极追求,对于这一点,我不曾怀疑,也不敢怀疑。汪若海因为渐渐无力贯彻差不多精神,以及不可避免的年老色衰而常常遭遇麻烦,近来还被人吃了一顿天价霸王餐,对此我报以深深的同情,并表示无法提供任何国际援助。在也给他留下一段增广贤文后,他哭了。我想他也许这辈子都离不开我了,深藏功与名。

赌业老屁股马兆亨同志,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周期性纠结后终于在事业上升的帮助下不纠结了,不时大肆宣扬他蓄谋已久的五年创业大计。可我觉得,他其实是在一条道走到黑的路上策马奔驰着,我表示很担忧。随后,在马兆亨高昂斗志的影响下马兆亨的老婆果然意外怀孕了。从此是非成败转头空,宏图霸业一场梦,不付笑谈中,于是,他又陷入了纠结。虹口奇男子周阿文回到了上海创业已有年余,倒洋酒可能是上海人一种特殊的情结,在我的倾囊相助下,他的开门红做的挺好。听说他最近又动起了宠物粮食的念头,总之,我永远无法得知他到底现在有多么成功,因为他总能活得看起来很好。最值得高兴的是,周阿文妈妈的癌症手术在周阿文的强大念力下成功手术并逐渐恢复,这令我们所有人都很欣慰,因为她老人家还得看着儿子成为一名伟大的国际倒爷呢!

老于结束了十年爱情长跑,令我不禁又开始相信爱情了,这让我在婚礼上着实感动了一把,我在为他老婆哭泣。老于驻颜有术,一点都没变,还是一张老脸,这让我和钱老板惊奇又嫉妒。然而,钱老板才最不要脸,曾让我刮目相看的两袖清风早已荡然无存,他正油头粉面得开着一台霸气的大路虎,庸俗!所幸,优秀而独特的道德品质仍能在他身上找到,遗风尚存。而且我真为他高兴,因为他有个大胖儿子,钱老板也变得很胖,他们全家都胖。等等等等,总之,这些温柔的人们对我很重要。知道他们活得很好,令我欢喜,也很重要。

今年过得特别快,也许是因为年初的忙碌干了点儿正事,我喜欢这么说,这让我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但如果可以,下一年就不要分成三截过了,分成忙与闲两截就行。忙的时间比今年更多些,闲的时间也比今年更多些,其他不专注不正经的事就少做些,阴阳并济,元亨利贞。希望有人偶尔跑来撩撩我,有人偶尔请我吃吃饭,身体健康,家人平安,身边的小伙伴们都能少亏点儿钱。我也已经准备好更认真的去度过二零一九了,随时准备遇见些新朋友,也随时准备有些朋友一别后各自天涯。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时间的推移会模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幸好回忆尚存,它将是快乐永恒的,直至我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然后很多年就这么过去了,于是才发现,变老的也不只是我一个。也许人生本来就没什么意义。

笑着离开

六月的校园,橱窗上转让物品的广告越来越多,在食堂门口也能看到大四同学摆开的旧书摊,那都是用了四年而以后再也用不着的东西。于是我知道又到了六月,到了这个不得不说分离的日子。面对沉甸甸的四年,我们开始无可救药的怀旧,怀念每一个挑灯苦读的深夜(虽然那跟我无关),怀念每一个睡眼惺忪的黎明(游戏又玩了一宿),怀念那间宽敞明亮的教室和那条通往致高致用的绿荫小道,怀念、怀念,甚至怀念走廊里闹哄哄的各种声音,和这个季节中弥散的那种暖暖的潮潮的味道。

总之我得好好怀念一下,趁这些画面现在还鲜活地记得。

我不知道毕业晚会散场之后,在江南骏园,又或是五经楼下,是否又会亮起一只只明亮的蜡烛,是否又会想起一群群好朋友围坐一圈,唱出的动人歌声。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接受,这是最后一次了。当歌声散尽的时候,人也该说再见了。但是,我亲爱的朋友们,不管你来自哪里,不管你去往何方,不管你我是否相识相知,我想你都会永远记得那一段闪亮的日子。不管未来的路多远、多长,我们都会在漫长的旅途中时时微笑的想起它来。

摆好你最满意的姿势,咱们笑着离开。

转角遇到唉

傍晚从东门路过河海的三峡广场,需左转右转穿越几个路口并到黄河路上去。每到此时心情总是大好,宽大草坪与建筑,一下拉扯开夕阳的排场,学院的楼群也褪去了白日里的森严,变得晶莹剔透起来。这个转角不错,它让我记得这个学校的美,这种美有着绝对值,不是幻像。当我们进入到一个相对沉寂的过渡期时,如此景状便会在我们眼里瞬间放大,变成一种可靠的安慰。安慰着我即将离开,也许不呢?今天老季吃饭时说,“这个地方越来越陌生了”,好像是有点儿。

在这个城市的朋友不多,在十个手指便数得过来的朋友当中,除了少数几人步入了结婚生子的制式轨道,其余男女都或主动或被动的跻身于剩男剩女阵营。不用相互打探,都可知那些形只影单的周末,各位是怎样打发的。忙于打扫,忙于酣睡,忙于约会,忙于困惑,忙于细碎忙于没有整体——总之忙乎着的不是周末,是寂寞。
好像是个玩笑,却逐渐趋向于真实,即使是真实,我们也不愿意承认。比如,说远不远的30岁是个转角吗?为什么我突然没了主张。该去等待的总是欠缺耐心;该去燃烧的却又害怕一切有去无回。瞧,真特么感慨呢,那么青春的尾巴该如何定义?人生的正午又该如何自由心证?这真是个值得玩味的“瓶颈期”。在红绿灯拥挤的街头,在公交车集体消失的转角,我还要倒数几秒,才得以直行穿越?最近经常都躺在宿舍,朦胧中叮嘱自己该有梦想啊,不能只惦记着晚上去哪儿吃饭。

醒来以后,天色尽黑,晚饭也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