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人生的意义

一年之中最能名正言顺地解释自己的日子又悄无声息地到来了,二零一八年过去了,三分之一忙碌而惰怠,三分之一自由而不羁,剩下的那三分之一平和而充实,算是活成了三截,每一段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旋律,每一段都还能让我想起那些温柔的人们,除却那些不愉快的,这一年依然令我怀念。

1/3

我感觉今年过得特别快,仗着为数不多的豪情万丈,在职业生涯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借着聊胜于无的胸中点墨,在纷乱人事的斡旋中运筹帷幄。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平淡无奇的人生仿佛终于靠谱了起来。这差不多就是我这一年第一段三分之一,就跟拍电影一样,势如破竹,杀敌人一千,自损八百。势如破竹也可以用来形容过山车,呼啸着冲顶呼啸着下来。如此,我只能这么告诉自己,平淡无奇的日子,又特么来了。

老实说,我总是不能理解过山车之于人们那似是而非的巨大吸引力,这种花钱买罪受的消费行为至今仍然是我有限人生体验中的梦魇之一,令人发指。我总在静静等待一则新闻,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台过山车终于把某些人们的屎尿给甩了出来,那将是一副怎样的画面。可我转念一想,也许从生物学角度来看,排泄与荷尔蒙释放的机制可以不谋而合。我不禁开始有点儿理解为什么这项恐怖娱乐得以存续至今,引得无数江湖儿女竞折腰了。还好,我从小就学会了怎么排泄多余的荷尔蒙,我有的选。

但人生总是那么不太好选,当你扣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惴惴不安又小鹿乱撞时,轨道就启动了。周遭的风景开始映入眼帘,和煦的清风徐徐吹来,人们开始了对人生旅途无限的遐想与对旅途终点的美好的向往,鸟语花香。有那么一刻,靠着惯性,上到最顶点时,列车会变得特别慢,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人们觉得离温暖的太阳好近,天空伸手可触那么的蔚蓝,好幸福。

然而、不过、终究,在一阵天旋地转,血压飙升和小儿麻痹之后,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总还是会有那么些人喜欢这份刺激的,这些人一定会成为崔健的歌迷,像是一场风雨吹打着我的脸。可前方没完没了的生活还在等着你呢,这是没完没了的坡,没完没了的美好,和没完没了的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直到有那么一刻,尘埃落地,列车靠站,人们搀扶依偎着缓缓爬出车厢,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当天边抹去最后一缕夕阳,活着的感觉更加清晰,好幸福。

有时候会看见,女孩们擦去嘴边的鼻涕口水,搂着惊魂未定的男友,撒娇的说:“你陪我嘛,再坐一次”。据我观察,女人普遍喜欢失控的感觉,男人普遍喜欢掌控的感觉,我曾对此试图这么解释。然而事实上,这些男孩压根儿没法拒绝下一场被安排。被安排,继而安排身边的人接受再安排,专注安排一百年。这简直是一场人造的灾难,一起蓄谋已久的计划,一种因果业力的循环,一条条安排与被安排的食物链拔地而起。历史的车轮要真这么一直转下去,人类可是会被迫喜欢上失控的感觉的,这一点大家似乎都没的选。

虽然列车的终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但那种悬崖勒马的幸福,也足够称得上发自内心的美好了。这么一说,过山车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反而像是一场幸福之旅。一想到最近几年变得越来越会安慰自己,我感到很欣慰。

2/3

这种自我安慰在我这一年中段的三分之一处体现得淋漓尽致,比如感情。在从年初一阵紧密的体力和脑力劳动解放出来后,我的荷尔蒙获得了空前的释放。忙碌谋生和团结女性差不多形成了我的一个闭循环,或者说是个综合症,很多人都有这个病,临床上具体表现为,忙碌谋生,再团结女性,再忙碌谋生,再团结女性,循环往复。二者相对独立,却紧密联系,井然有序,而又生生不息。在我看来,这差不多就属於一种轮回了。

我试图团结的第一位女性,是一位多年不见的同学。她知书达理,温文尔雅,一副从来不会被冲动所控制的模样,传说中的禁欲系。欧洲的一次同行催化了情愫,对此,我罕见的,打破了不找熟人下手和不搞异地恋的规矩,可见我的确是长了一颗人心,因为人心是善变的。在一个唯一的晚上,我们依偎着同塌而眠,深情拥吻。我的手触碰到了她的胸,那是像天鹅绒一般的柔软。不知为何,我感觉到她皮肤的温度越来越烫,她伸手向下,在我最私密的地方摸索探寻,我很有礼貌的向她回应。可是未等空气凝结,理智在这一刻重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伸手让她停下,告诉她不急,岁月长,衣襟短,大家慢慢来。我心想,这种纯真的感觉太稀有了!也不知道那晚她是否是悻悻得睡去,独留我在黑夜中暗自兴奋,我只知道写到这里,我还真特么是个傻逼。她比我急啊!

历史告诉我,事物的起因与结果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就像时间与空间把我们拉近,也拉远。短短数月,果然无疾而终。好在,升华不了的友谊仍然重归友谊,这多少让我感到欣慰。只是至今,我依然分不清禁欲系和欲女的区别,我也依然摸不清她心中的柔软。但一想到她的胸很柔软,还是不免捶胸顿足,嗟悔可惜。柏拉图,严重不靠谱。

于是我很快便成功团结了第二位女性,是一位多年不见的同事。她飞扬跋扈,活泼乖张,一副投机取巧瞎话张嘴就来的模样,我觉得她是个欲女。一言以蔽之,这是一次不以正经关系为目的的耍流氓,一场彻底走向柏拉图对立面的抵抗运动。而对于这段两情相悦却周期更短的关系,我很快乐,它真实而教我深思。现在流行一个词叫“撩”,这显然是顺应时代进步由“拍婆”、“泡妞”、“沟女”演化而生的进阶版,“拍”字透露着一股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男权女卑的原始霸道,“泡”字像是总得去咖啡厅或酒吧消费带着一股浓重的改革开放色彩,更别提广东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持续使用的“沟”字了,这词很下流。这么一比较,“撩”来得轻盈动感多了,“撩妹撩姐撩汉子”,男女平等民主自由,而且这个词特别适合不想找个固定伴侣的概念。撩完后不是抓着不放,特别迎合共享经济的浪潮。现如今,小哥哥,小姐姐满天飞,大叔已经严重不吃香了,尤其是那些不帅的大叔们,我很忧伤。抹泪一想,也许因祸得福,还能借此获得另一个好藉口:也没想找个固定的伴,就是撩呗。对于能够再一次清醒客观的区分撩、泡、沟,和正经感情的分别,我倍感欣慰,意义重大。

作为一名机能正常的哺乳动物,我一直在为找个伴而努力,但究其种种显然直至如今还是失败了,我问自己为什么?因为我的要求很高!这绝对是个好借口,恩,让我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3/3

在这一年的后一段里,我短暂脱离了忙碌谋生与团结女性的闭循环。在获得了大量闲赋在家时间的同时,我完成了个人年度GDP的目标,还顺利成了一名SOHO人士,保证自己能活下来,还活得很好,虽然我一直幻想能领一次低保。总之,我活得很好。

我开始看书,首先看的是黑格尔,这对于我理解男女关系上大有裨益,有人戏弄地把“主奴辩证法”套用在情侣关系上。“主人主宰了奴隶的命运,但是奴隶却对他的主人了如指掌。”,翻译成白话就是你控制了我的身心,我却看穿了你的灵魂,这其实就是句废话,但它却让我豁然开朗了。该怎么活怎么活,管你游手好闲还是努力工作,为爱痴狂还是形单影只,都不过是一种生活,怎么活都行,谁特么在乎呢?太在乎,就成了奴隶。由此我对奴隶话题开始产生兴趣,我读起了《古希腊史》,赫拉克利特的名言让我印象深刻,“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换句话讲踏进河里的不会是同一只脚,万物如此,人又怎么例外。放在一段将要结束的关系里,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更不必说。可是古希腊的哲学家们太深奥了,我不得不半路放弃而转攻写实历史。当我酣畅淋漓趁热打铁地读完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美贸易战差不多也粉墨登场了,修昔底德陷阱终于在修昔底德两千多年的怨念和全人类的共同业力下,不可避免的再次爆发了,连理发店的小哥和超市的叔叔阿姨们,也热火朝天得讨论起贸易战,这让我很惭愧。为了能紧跟步伐,我开始读乔良二十年前写的《超限战》,还新买了一本英文版的《百年马拉松》。马拉松这本书其实是有中文版的,从台湾寄来耗时稍长些,听说翻译的还特别好。但我一想,我可能不装逼会死。

小半年光景,零零总总应该已看完了八九本书,按往年阅读增长量来说,可谓飞跃。我开始大量地浏览时政新闻和关注文人墨士,李锡锟、曾仕强、梁宏达、马未都、李永乐、陈丹青、吴明德,等等等等,深深沉迷,无法自拔。感谢这些人极大的充实了我的精神世界,使我原本贫瘠匮乏的精神沙漠不至于彻底干涸,充实而平和。是的,我活得很好。

为了能与欣欣向荣的精神世界齐头并进,我破天荒开始锻炼,每天四公里以上的慢跑加一周三次以上的一公里游泳,四个月不间断的减去了十斤。这太励志了,因为自从一口气把自己吃成胖子以后,不断叫嚣减肥与不断增重发福之间的矛盾成为了我过去几年间的主要矛盾,这极大的限制了我解决单身问题的广大受众市场,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当然,偶尔也有一起发福的小伙伴给我带来安慰,但我对此均嗤之以鼻。我不信,我要证明给他们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野百合也有春天。没错,我活得很好。

在我勤学向问,文体开花的同时,身边的小伙伴们仍然、正在,并将长期扮演我精神世界的大姨妈,我很欣慰。资本小鳄徐沐白同志,依然徜徉在金钱的海洋中无法自拔,力挽狂澜披荆斩棘,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举目皆白,也算是对得起这个浑名了。偶尔,徐沐白也对自己心中遥遥无期的乌托邦不禁感到悲从中来,我对这种忧患意识报以深深的赞赏,在给他留下一段增广贤文后,他哭了。我想他也许这辈子都离不开我了,事了拂衣去。沪宁小生汪若海同志,换了工作开始走向升职加薪,但我知道迎娶白富美才是他的终极追求,对于这一点,我不曾怀疑,也不敢怀疑。汪若海因为渐渐无力贯彻差不多精神,以及不可避免的年老色衰而常常遭遇麻烦,近来还被人吃了一顿天价霸王餐,对此我报以深深的同情,并表示无法提供任何国际援助。在也给他留下一段增广贤文后,他哭了。我想他也许这辈子都离不开我了,深藏功与名。

赌业老屁股马兆亨同志,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周期性纠结后终于在事业上升的帮助下不纠结了,不时大肆宣扬他蓄谋已久的五年创业大计。可我觉得,他其实是在一条道走到黑的路上策马奔驰着,我表示很担忧。随后,在马兆亨高昂斗志的影响下马兆亨的老婆果然意外怀孕了。从此是非成败转头空,宏图霸业一场梦,不付笑谈中,于是,他又陷入了纠结。虹口奇男子周阿文回到了上海创业已有年余,倒洋酒可能是上海人一种特殊的情结,在我的倾囊相助下,他的开门红做的挺好。听说他最近又动起了宠物粮食的念头,总之,我永远无法得知他到底现在有多么成功,因为他总能活得看起来很好。最值得高兴的是,周阿文妈妈的癌症手术在周阿文的强大念力下成功手术并逐渐恢复,这令我们所有人都很欣慰,因为她老人家还得看着儿子成为一名伟大的国际倒爷呢!

老于结束了十年爱情长跑,令我不禁又开始相信爱情了,这让我在婚礼上着实感动了一把,我在为他老婆哭泣。老于驻颜有术,一点都没变,还是一张老脸,这让我和钱老板惊奇又嫉妒。然而,钱老板才最不要脸,曾让我刮目相看的两袖清风早已荡然无存,他正油头粉面得开着一台霸气的大路虎,庸俗!所幸,优秀而独特的道德品质仍能在他身上找到,遗风尚存。而且我真为他高兴,因为他有个大胖儿子,钱老板也变得很胖,他们全家都胖。等等等等,总之,这些温柔的人们对我很重要。知道他们活得很好,令我欢喜,也很重要。

今年过得特别快,也许是因为年初的忙碌干了点儿正事,我喜欢这么说,这让我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但如果可以,下一年就不要分成三截过了,分成忙与闲两截就行。忙的时间比今年更多些,闲的时间也比今年更多些,其他不专注不正经的事就少做些,阴阳并济,元亨利贞。希望有人偶尔跑来撩撩我,有人偶尔请我吃吃饭,身体健康,家人平安,身边的小伙伴们都能少亏点儿钱。我也已经准备好更认真的去度过二零一九了,随时准备遇见些新朋友,也随时准备有些朋友一别后各自天涯。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时间的推移会模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幸好回忆尚存,它将是快乐永恒的,直至我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然后很多年就这么过去了,于是才发现,变老的也不只是我一个。也许人生本来就没什么意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