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好流氓钱老板

“他日若遂凌云志 敢笑黄巢不丈夫”,这个网名“诸葛又不亮”的家伙QQ签名很久没换过了。放在唐朝,他是我花开时百花杀的反贼黄巢;生在三国,他是资颜雄伟一身是胆的常山赵子龙;出身民国,他是纵横捭阖叱姹风云的矬逼军阀;搁2011年的南京,我的朋友钱老板是一个住在江南骏园六韬楼的待业青年。

待业青年钱老板因为与我同样的饱食终日混吃等死,故此我俩惺惺相惜,伟大友谊稳若磐石。待业青年钱老板可能只有花钱的欲望,而缺乏对金钱本身的渴求。所以,至今且或许在不短的未来,我想他也依旧还会如此这般的保持着自己的无产阶级本色。其实钱老板是爱钱的,但正是这种对两袖清风的坚持,压制了自己对金钱真正的渴望,问谁能做到?

在钱老板身上云集着不少闪光点:幽默,豁达,懒散,仗义,不求上进和善于自嘲,藐视强权却安于现状。只不过这些才情除了赢得我的刮目相看外,并未使他在生活中比他人少几分苦楚。他需要面对的仍然让他躲闪不及,相反,这些个让我辈引已为傲的人性光辉让钱老板可能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被时代巨轮无情碾压后的种种狼狈。

可能钱老板口不择言张牙舞爪的怂样会令初次见面的人感到忌惮,但老实说,钱老板在做人做事上还是太过温和了。缺乏应有的果敢与力度。但反过来说,能把我一直当哥们儿,并且一直能够忍受象我这样难缠哥们儿的人,也只能是钱老板这样宅心仁厚的老实人了。通过这一点,分明显现出钱老板大象无形的智者风范。在造型与谈吐上钱老板向来在积极地向梁山好汉靠拢,但其实钱老板始终像个小孩般简单质朴地生活着,四瓶百事两包软红塔两顿饭一泡屎就是他全部的一天。在追求光明的路上他从来不曾带给自己半分压力,所以所谓烦恼困境在他身上就更真的是绝难看到,任时光荏苒苍海桑田,钱老板认认真真轻轻松松的享受着自己永远也过不完的青春期,羡煞旁人。

钱老板有写日记的习惯,我有幸拜读过一回,脱去令人甘拜下风的洒脱文风,内容无碍乎就是些男欢女爱的情节了,比如,如数家珍地描述着上过的女人和未遂的女人。说到爱情,钱老板情意绵绵,青春孟浪。面对现实,又一阵阵辈从中来,力不从心。冲出肉体牢笼,扎进精神死角。在梦中,钱老板又披上金甲,踩着祥云,毅然抛弃紫霞又当上了黄巢,赵云,大军阀。

在我所有的朋友中,能让我倾慕钦佩五体投地的也只有钱老板一个。他的欣喜和不悦,他全部的率性而为意气用事都曾令我望其项背自惭行秽,虽然许多人对此并不以为然。他们所津津乐道的是发生在钱老板身上的那些骇世惊俗的传奇,被当作笑谈,而我所钦佩的则是钱老板这些传奇背后的勇气与原则。你可以说他有点哗众取宠,但也可以说成是特立独行。你可以说他有点不着四六,但也可以说成是急公好义。总而言之,我始终相信在这最坏的时代里钱老板能成就最大的伟业,这句话我是认真的。当然,即便他啥也不做,每天和我一样饱食终日坐等天收,我会依旧对上述想法毫不怀疑。

钱老板一如既往坚持着那些别人看来不靠谱又不着调的的理想,我也一如既往坚持着对钱老板的由衷敬爱与鼎力支持。钱老板最近一次让我心生敬意是在昨天晚上,他最近开始玩起了古老的三国群侠传,立志搜集天下装备,收服最强武将,每天就这么乐此不彼地砍怪升级找武将。终于,昨晚钱老板大喝一声,吐血倒在键盘上。“我说怎么主角升到20级打怪就没经验了,原来他妈的盗版游戏只能升到20级!逼养的迅雷下载说明上给我保证过绝对能超过20级,坑爹啊!”。待众人望去,钱老板泪眼婆娑地转头站起来,伤心地抽了根烟睡去了。我看得出来,他再也不相信爱情了。今天再去他宿舍时,钱老板神色飞扬地描绘,“昨晚睡床上我想来想去怎么都不养心,还是爬起来下了个正式版,不光能升60级,还他妈的能用修改器啦!”,眉宇间,钱老板已然获得了米兰昆德拉所说的不朽。可能世界上最快意的事是你有个浪子做朋友,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