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王老五

左派;伪愤青;低俗魔术师;冷笑话大全;球茎十二指肠溃疡患者;海归;人生思考者;漫画家;民主人士;摇滚青年;嘻哈服饰爱好者;民族民俗研究专家……如果要给王老五印个名片,恐怕得用走大半卷卫生纸。在王老五身上,这些身份毫不矛盾的相互存在又相互影响着。你能看到一个城市青年的最后愤怒,同时又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于遥远过去的清亮回响。王老五像一只站在摩天360上的黑熊。荒诞,间离,有点超现实,又有点黑色幽默。当然,他自己可能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因为他们家住在新梁溪。那离摩天360还是有些远。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王老五便和我结下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友谊。我们是班里唯独参加猥琐冯老师绘画课外兴趣小组的两个人,这源自我们对《七龙珠》、《IQ博士》的热爱。我得承认,小时候穷得可怜,仅有的零花钱也是我不懈坚持欺骗老爸交学杂费时克扣出来的。朋友有难王老五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他决定挑起供书大梁,不过可悲的是这家伙也没什么钱。寻来思去,我们很快开始和另一个玩伴祝枝山拉关系,祝枝山是个小财主。王老五不时搜集些低俗笑话逗他开心,我则有时没时地偷些我爸收藏的外币钢镚送给他以博欢心。没过多久,祝枝山同志抵挡不住猛烈的“糖衣炮弹”而慢慢步入腐化,终于决定“五谷丰登”,开始供应各式各样的漫画,众喜。王老五确实天赋异禀,才华横溢,自从祝枝山处获得了不停断的精神食粮后,便开始了自己的漫画之路,如洪水猛兽般终日沉浸在元气弹、龟波气功中不可自拔。最令大家觉得牛逼的是,不久后王老五活灵活现地用鸟山明的画风创作了短篇漫画巨作,大致内容应该是一个纳美克星战士用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打败各路老师的故事。其实我真不记得了,凭大概完全意淫。再后来,王老五源源不断的创作和高水准的比赛甚至让他蜚声日本誉满全国,当然,现在没哪个评委会记得当年这个光辉闪耀的天才,因为那时的王老五才只是个小学森,小喷油啊。小时一起玩耍的伙伴除了祝枝山,还有我们的兄弟庄小强,刘奶牛,钱蛋蛋等。我们都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们一起看漫画,集游戏卡,一起打红白机,为表现英雄气概争斗,在青春懵懂中追逐女孩,还为共同爱慕的女孩而呕气。二十一世纪伊始,伴随着男孩子的淘气、捣乱,少年的真诚和热情退去,我们先后离开了无锡,也离开了心生爱慕的女孩。

我的朋友王老五生长在军队大院,从小就是一幅讨人喜爱的样子,而现在的王乐纬已经不是当年的孩子了,从墨尔本毕业回来开始申请米国的研究生,我曾满怀惆怅地对他说,“去吧,那一定是个你大施拳脚的地方”。每每与他相聚,我就突然想起了很多回忆,他的脑子里还是如从前般充满着天马行空的想法。记得小时王老五喜欢和我探讨青少年生理问题,他总说我是他的“启蒙”,我觉得用“老湿”或是“第一次”更为贴切。现在,我也依然大无畏地对他保持着排解身心健康的义务,不同的是渐渐地我们开始需要互相排解。记忆中的愁容骑士顿时对号入坐,感叹韶华易逝的同时,禁不住越来越对他刮目相看。这体现在每次我请他吃过饭后却总还能让自己觉得不虚此行。我这么说是因为在王老五身上,有一种极为天真可爱的劲头,而这种劲头在一个个二十三四岁的男人中基本已经绝迹。所以每每看见王老五的这种天性无意流露时,我都无比羡慕,又倍加感慨。同样,这也是我认为王老五能够始终以来博得四十五岁以上中国妇女强烈喜爱的根本原因。

王老五有着一颗纯净简单的心,似乎从来不曾长大般。许许多多的在我看来天大的难处并没有使他发生什么改变,依然一如当年那个孩子一样没心没肺又认认真真的活着过着。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王老五所生长存留的环境其实并不比我辈优异多少,看吧,每天熬夜赶作品让他换上了各种胃病。老实说,这让城府渐深的我有些汗颜。

戴着各种闪亮夸张的项链戒指,王老五充满自信。站在欧风街的烧烤店前,他感到悲从中来。王老五面带微笑,相信未来。一阵清风袭来,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我的朋友于是告诉自己,从今往后,要像大师一样的创作,大款一般的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小草一样的王老五也许永远不能成为像鸟山明一样伟大的漫画家了。但在我心里他却比任何一个这样那样的大师大款都更让我另眼相看,我说真的。我意思是说,王老五很好,真的很好。像是一世纪前的人,又有点像一世纪后的人。但就是偏偏活在今天的无锡,书香味老去经济飞速的无锡。老实说,我又替他觉得有些委屈,总想着他的作为不应仅此。在这个年代,每个人多少都会有点委屈的,所以王老五的大委屈渐渐淹没在了那些无关痛痒的小委屈里面,慢慢的连自己也都不太觉得了。估计,天才就是这样的。

很多年过去,行将就木的无版费作家吴方言,与垂垂老矣的成人漫画家王老五青梅煮酒坐而论道,“能不能,在你漫画里让我做回男主角,要有很多女主角的那种”,“有难度,我的漫画里全是男的”。不少时,听说他们儿时的伙伴祝枝山已经因为贪污受贿在囚笼中离开了人世,痛苦万分地陷入了沉思,开始了对青春往事的追忆……

发表评论